首页平安资讯平安要闻平安高层热点观察他山之石平安文化以案说法平安警醒
他山之石
当前位置:首页 > 他山之石

基层矛盾盘根错节?上海徐汇多元力量注入社区解纷

发布于:2021-2-14 8:32:00  浏览:355次

想当初,儿子把父亲打到骨折,父亲誓将儿子送进监狱;楼上漏水楼下遭罪,为赔偿你误工我住院;防盗门改个方向,邻里间30年积怨一触即发。

现如今,形同陌路的父子关系逐渐“破冰”;楼上楼下的矛盾终得化解;彼此“看不顺眼”的嫌隙与隔阂烟消云散。

徐汇区位于上海市中心城区西南部

社会关系看似错综复杂,矛盾的产生、积累、加深、转移,交织成社会网中的“千千结”。捋顺社会关系的理论众多,但万变不离其宗,在社会主义法治的框架内,根据社会生活的实际情况,恰到好处地运用各种矛盾化解手段,是在基层开展社会治理、筑造和谐安定的重要方式。

闹上法庭的父子:没有解不开的心结

“这事没得商量,我一定要把他关进去!”徐汇区华泾镇的法律顾问魏建平还记得第一次面对李老先生的时候,他态度极其强硬,事情看起来毫无转圜的余地。

李老先生口中的“他”,是他唯一的亲生儿子小李。

老先生今年76岁,前几年,老伴和儿媳相继离世,只留下父子俩。亲人的离去让这个家蒙上阴影,父子俩心情都不好,加上生活习惯不同,父子间多次产生矛盾,甚至日渐加深。有一天两人间矛盾爆发,儿子一怒之下竟把父亲的腿打得骨折了。

魏建平(左一)

怒气冲冲的父亲誓要将儿子告上法庭送进监狱。面对“闹掰”的父子关系,街道、派出所几番疏导却并无进展。这个“烫手的山芋”按公共法律服务的办事流程,到了魏建平手里。

稍作了解他就明白,判刑绝不是解决问题的理想方式。儿子要是进监狱,父亲再无近亲属,谁来照顾晚年生活?何况李老先生的积蓄因为治疗腿伤而所剩无几,经济方面遇到的困难实在不小。

于是,魏建平决定说服李老先生放弃把儿子“关进去”的执念,以要求儿子支付赡养费的名义提起民事诉讼。而选择让父子俩走上法庭,也是为了能让他们在“不得不”面对面沟通的过程中解开心结。

对老先生的说服工作有了点眉目,魏建平又忙着联系儿子。一开始的电话,儿子一个也不接,原来接了太多“规劝”电话的儿子产生了逆反心理。于是魏建平发了短信给儿子,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和态度。这次,魏建平等来了与对方的电话沟通的机会。

魏建平为社区居民普及民法典知识

谈及彼此间的矛盾,儿子的态度依旧排斥,谈到具体问题时甚至算得上冷漠。但魏建平还是把赡养权官司的相关法律规定耐心地向儿子解释,也将父亲的想法和诉求告诉了他。

开庭的日子,正是上海一个寒风凛冽的冬日。法庭上,平日里谈起对方恨不得“咬牙切齿”的两个人,却表现得异常安静,室外的寒意似乎也因此少了几分。

父亲胜诉了。魏建平说,“我觉得很幸运的是,通过法庭交流,不但儿子认识到自己应该承担相应的赡养义务,而且各自态度都有缓和。”

很快父子关系就有了改善。早上出门前,儿子会去敲敲父亲的房门,看看父亲有没有什么需要。父亲知道儿子在关心自己,有意给点声响作为回应。

2016年,徐汇区深入推进公共法律服务三级体系建设,成立了全市首家区级公共法律服务中心,完成全区13个街镇公共法律服务工作站和306个居委公共法律服务工作室建设,由律师担任社区法律顾问。

魏建平就是一位“元老级”社区法律顾问。他说,“现实情况繁琐纷杂,基层纠纷化解需要兼顾法律、人情和社情,所以我们要尽力想办法,把每一个心结都解开,让每一次服务更完善。”

不相往来的邻居:他们“背对背”,我就和他们“面对面”

黄红梅今年69岁,在漕河泾街道担任专职人民调解员已有13年。但凡有调解工作,只要路程不远,她就会骑上自行车去社区。

“我也记不清上下楼多少次,反正整个过程持续了大半天。他们不肯当面沟通,那我只好上上下下地跑。”黄红梅回忆起自己调解过的一桩纠纷,似乎双腿还能感觉到一阵酸麻。

几个月前,住在冠生园路的小张来势汹汹地跑来找黄红梅,“楼上的住户漏水到我家,明明说好了要修,现在又不修了,怎么办?”

黄红梅调解场景

还没来得及联系对方核实情况,没想到楼上的住户也来寻求帮助,老太太见到黄红梅一脸委屈:“已经好几个月了,楼下天天骚扰我们,我老头子都气出脑梗了!”

双方各执一词,当然要实地查看个究竟才能见分晓。

一进小张家,黄红梅就发现漏水情况确实挺严重。她先具体了解了小张的赔偿要求,接着就到楼上和老太太沟通。她先问:“楼下的水确实是从你家漏下去的吗?”老太太答“是”,黄红梅稍稍放下心来。只有责任得到了明确,才能接着谈赔偿的事。

经了解,漏水发生在一个多月前,当时老太太夫妻拿出一万块作为补偿,让小张请物业来维修,并表示不够可以再补。当时双方没什么矛盾,还签下协议书。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在双方意料之外。

先是物业公司认为小张家装修豪华,他们没有能力修复。于是小张只能请来其他公司。但由于漏水情况比较严重,一时半会儿修不完,维修期间小张一家要搬出去住,这就涉及住宿费。而为了处理这件事,小张请了好几天假,这又涉及误工费。小张认为,这些损失都因漏水问题而发生,应该得到赔偿。

可是老太太夫妻俩不情愿了,认为什么都要他们赔偿并不合理,觉得自己“碰上了无赖”。后来,双方分歧越来越大,最终闹得不可开交。

黄红梅承办过的典型案例被汇编成册

一边是忿忿不平历数楼上“罪状”,另一边却是“遭遇无赖”而情绪激动,双方对面对面沟通都是一口拒绝。于是黄红梅只能上上下下爬楼,反反复复沟通,等到最终调解方案敲定,她不但气喘吁吁,而且腰酸腿胀。可令人欣慰的是,双方终于签了一份人民调解协议书,责任明确,问题解决,气也顺了。

在成为调解员之前,黄红梅就是个热心肠,“小区里没有水了,我就打电话给相关部门;看见别人起争执了,我会凑上去劝架”,她自诩“志愿者”,自愿做这些事。

截至去年,作为专职调解员的黄红梅已成功调处各类纠纷1400余起,制作协议书664件,完成轻伤委托、治安委托201起,防止民转刑案件12起,成功调处10余起群体性矛盾,化解一批在社区有较大影响的纠纷事件。

甘棠树下的约定:沉进社区甘当解纷人

“我不敢说所有矛盾能百分百化解,但基本都能得到调处,因为我们还有社区法官。”谈起徐汇区的社区矛盾纠纷化解工作机制,黄红梅特别自豪。她所说的“社区法官”,正是徐汇法院“甘棠树下”社区法官工作室(以下简称“工作室”)的法官。

这些年,上海法院坚持“把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挺在前面”,探索出具有特色的多元解纷工作方法,不断提高服务群众的能力水平。而成立于2018年的“甘棠树下”社区法官工作室,由徐汇法院建立,如今已成为“徐汇模式”的司法为民新名片。

“三年的社区法官之路,我们与调解员、与社区群众都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在我和同事的工作遇到困难时,这些情谊都是我们解决问题的力量,”社区法官王宏霞说。

王宏霞

作为专职社区法官,他们需要对接全区13个街镇的各种司法服务需求,除了法律咨询、巡回讲座,还要奔走在社区治理各种“疑难杂症”。

一个雨天,王宏霞和法官助理来到徐家汇街道某老小区。一户卢姓居民在装修时,把防盗门从向内开改为向外开,而老小区楼道狭窄,向外开的防盗门正好挡住了邻居家门。邻居要求卢家把门改回向内开,卢家拒绝。

这本是一桩简单的邻里纠纷。可是卢家两口子都70多岁了,邻居赵家两位老人更是年过九旬,老太太还瘫痪在床,同住的小儿子患有狂躁症。而且两家不和已近30年,积怨因为这扇防盗门彻底爆发。

王宏霞在进行了细致调查后,先来到赵家。“邻里之间以和为贵,是不是可以建议卢家在防盗门上开个网门,每次开关门时都小心一些,避免与您这里碰撞……”

王宏霞调解场景

看到建议没有被直接拒绝,她召集赵、卢两家进行调解,不料调解中两家人又一言不合互相指责,各自拍案而去。

王宏霞是不会气馁的。这次她来到卢家。“毕竟是邻居,对方家中有患者,不要太刺激对方,大家要换位思考……”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全解让卢家有所触动,最终同意拆门。

如今,工作室里像王宏霞这样专职和兼职的志愿者社区法官共有32位。他们风雨兼程,无畏付出,收获也颇丰。近三年来,工作室审查人民调解协议1719份,出具调解书和司法确认裁定书1193份,提供“涉老案件亲情服务”82次,参与现场调解超百次。

王宏霞说:“上门调解结案后收获的一声道谢,指导调委会调解后得到的更规范的协议,开展法律咨询后看到的那些笑脸,都让我觉得,我的坚守收获了不同于坐堂问审的温情。”


来源:上海政法综治网
责任编辑:陈言

关于我们  |  组织结构

版权所有:平安绍兴新闻网Copyright2014
号电话:0575-8516 2227、0575-8515 4422、0575-8517 8202
地址:绍兴市凤林西路300号
广告代理合作单位:绍兴市蓝剑传播有限公司;

浙公网安备33060202000023号 备案/许可证编号:浙ICP备13012563号 本站设计:耳東师兄